这是一段可以自定义的欢迎文字!

搜索

杭州将成为第二个深圳?至少在楼市里

气温已逼近0℃,杭州楼市却依旧火热。

12月15日,位于杭州之江板块的“珊×世纪”结束购房资格核验。

本次加推的117套房源(其中47套面向人才及无房家庭),共吸引2493户家庭登记。要知道,该楼盘三个月前加推85套房源(其中30套面向人才及无房家庭),登记家庭仅1237户。

三个月过去,粗算下来,房源增加了38%,摇号者却增加了102%,有房家庭的中签率更是从4.56%跌到了2.86%。购房者们翘首以盼,对于这个热门楼盘加推的少量房源表示失望,吐槽这是“挤牙膏式”卖房。

更令购房者们意外的是,该楼盘是在12月12日(周六)宣布开启登记,为期三天,冻结资金方面首套200万元、二套300万元——部分购房者们甚至来不及赎回放在基金等理财中资金,从而失去摇号机会。

“珊×世纪”这么热,除了因蚂蚁集团在之江拿地外,二手房价格持续飙涨促使购房者瞄向新盘,是重要的原因。经历了二手房一大波猛涨后,限价新盘成为人们努力抓住的那根稻草。

杭州行情这么火爆,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深圳也很燥热。

深圳上月的二手房均价也刚刚突破8万元/㎡的新“天花板”,被称为能赚500万的“打新”让购房者挤破头。

智谷趋势引用中国房价行情网的11月二手房均价前十城市中,环比增速杭州第一(5.08%)、深圳第二(3.86%),同比增速深圳第一(24.95%)、杭州第二(16.19%)。

放眼全国,楼市“金九银十”已过,北京、上海、南京、天津等城市城市甚至出现环比或同比下跌。杭深两城却异常坚挺,俨然热行情的一对“南北双兄弟”。

一、蚂蚁地块VS腾讯地块

“价值千万”的房子故事,在深圳并不少鲜见。

几年前,一位某行业的大佬就曾现场“凡尔赛”:十几年前在深圳买了套房后离开去外地打拼,不知不觉,靠这套房子被动成为“千万富翁”。

深圳早期的高楼群。(图自《航拍中国Ⅱ》)

在深圳,有人持续地握着房子等升值,也有人在某个时候脱手卖掉,演绎着截然相反的悲喜剧。

前几天,一位在深圳做生意的朋友凌晨发了一条朋友圈,大意是:几年前在两个小区之间选错了房,又因做生意筹钱卖早了房,导致错失近千万元。她感慨:“看到最近成交信息后,一口老血快喷出来”。

对普通人来说,动辄五六百万、上千万元的价差,即便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煎熬也未必能换得来。这种与巨额财富失之交臂,万分遗憾。

另一则故事,也和创业有关。

2014年,为了支持丈夫创业,还在一家跨国集团工作黎佳,和丈夫卖掉了深圳前海“诺×假日花园”的一套房子,总价600多万元。现在,该小区同户型的二手房,价格已经涨至1200多万元。

黎佳说,房价涨得太厉害,当时有点心慌,手里还是得有房产。2015年,夫妻俩又卖掉部分股票,以300多万总价买下了深圳宝安区“宝×雅苑”的一套小户型。

去年,黎佳辞去跨国集团的工作,和丈夫举家搬到杭州。黎佳丈夫和合伙人将新公司设在了杭州的转塘街道——之江新城即位于此。

当年总价300多万元入手的深圳“宝×雅苑”,现在同户型涨到快550万元左右。夫妻俩并舍不得脱手。

“下了深圳的车,就未必能再上来。”现在,黎佳还经常习惯性地打开手机上的房产经纪APP,查看“宝×雅苑”的房价。

今年10月,蚂蚁集团以27亿元竞得杭州之江新城一块近21万㎡的地块,引得新盘缺乏的之江板块二手房涨声一片,“珊×世纪”即位于此,购房者们趋之若鹜。

互联网巨头拿地进驻带来的高预期,深圳也有。

黎佳持有房源的深圳“宝×雅苑”小区,旁边也有一个特殊的地块。2019年11月,腾讯以85.2亿元的价格,拿下附近大铲湾岛的A002-0076宗地,面积80.9万平方米。按照规划,这里将打造成深圳“互联网+”未来科技城。腾讯曾表示,该项目计划7年后竣工。

腾讯大铲湾地块位置示意。(底图自腾讯地图)

“那块地将建腾讯科技岛,总价、土地面积都差不多是蚂蚁之江地块的4倍。”黎佳认为,距离小区仅3公里的距离,让她更加坚定了继续持有这套房子的决心。

让她唯一有点后悔的是:当时户型买小了,只有70多㎡。

二、“滚烫”的杭州楼市

“深圳炒房团来了!”

今年9月及国庆期间,一些来自深圳的购房者现身杭州楼市,让市场一惊。据《钱江晚报》报道,今年一期刚交付的杭州城西“华×四季”小区,深圳购房者5天开了5单。

今年深圳出台“7.15购房新政”,规定在深圳落户满3年且3年社保或个税才有购房资格。一些深圳购房者将目光瞄向杭州,也说明了在这些人眼里,杭州同样意味着巨大的机会。

吸引深圳等外地购房者看好的杭州的楼市,究竟有多热?考虑到新房成交受预售证发放时间影响大,二手房价格更有参考价值。

上个月,杭州二手房共成交10088套,不仅再次单月破万,也是杭州历史上首次在11月出现破万成交。自今年年中,杭州出台限购新政给新房市场“打补丁”后,杭州二手房却如脱缰野马,一路狂奔。

“有能力上车的,赶紧上车。”这是地产中介们说得非常频繁的一句话。

杭州钱江世纪城附近的住宅楼群。

慢点君留意到,热涨的二手房行情也唤起了一些老旧小区业主的期待。加装电梯、修缮围墙、提升物业……业主们对于维护自身资产的决心也在加强。

上周,杭州还出现了一幕“骚”操作:位于杭州拱墅区的“晓×府”小区内,悬挂出一条红色横幅,内容是“热烈庆祝晓×府每平方房价破5万元!”

如果告诉你,最近,同是浙江省的温州某楼盘业主正穿着马甲在售楼处讨伐开发商降价,就知道拉横幅这件事有多荒诞了。

“晓×府”的位置并不算太核心,它位于留石高架北侧,属于杭州城北,在我爱我家、贝壳上的挂牌均价分别为4.3万/㎡、4.7万/㎡。这次“破5”的是一套约89㎡、单价5.15万/㎡的法拍房。

虽然法拍房有别于正常的市场交易,但单价“破5”成交的出现,足以让业主们嗨一把。

楼市兵荒马乱,群魔乱舞。在这波上涨行情下的抢购潮中,好房差房、泥沙俱下,一些犄角旮旯、紧挨高架或铁路,有着明显不利因素的房源,也难免出来浑水摸鱼。

购房者们上的究竟是火车、汽车、单车还是牛车,就得交给时间检验了。

三、下一站,“深圳”?

慢点君在杭州工作生活的这几年,总能听到人们拿杭州和其他城市比。

比如,杭州上市公司数量超广州,互联网产业胜过上海,城市活力超南京……而听到最多的,莫过于这座城市极有机会成为下一个“深圳”。

这种声音来自杭州普通市民、互联网创业者,也来自地产中介们。

例如,以吸引大量年轻人来打拼奋斗的深圳,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城市”,其常住人口平均年龄仅32.5岁(中国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为38.4岁)。杭州虽然整体人口的平均年龄不及深圳,但目前最火热区域、聚集起40万人口的杭州城西未来科技城的主力就业人群年龄也已经低至32.5岁。

未来科技城还有大片未开发土地。

有人口才有明天,有年轻人才有未来。

2015年到2019年末,五年间杭州市的常住人口增长15%。如果排除掉行政区划调整带来的人口增长(西安、成都和济南),杭州的常住人口增长率仅排在深圳之后。2019年,杭州新增人口为55.4万人,超出第二名、有着“移民城市”之称的深圳12万之多。

根据招聘网站猎聘网的报告显示:2018年至2020年,拥有阿里、网易以及一批互联网上市公司、独角兽的杭州,已经成为互联网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最高的城市。

“逃离北上广深,到杭州去!”成为上述黎佳及其丈夫等人的一种选择。

有一种声音认为,余杭区的仓前街道甚至有机会成为深圳的粤海街道,前者聚集着阿里、中电海康、梦想小镇、海创园等企业或知名园区,后者则走出了腾讯、华为、中兴等知名企业,被称为“深圳最牛街道”。

诚然,杭州距离深圳还有不小的差距,无论是城市体量、经济总量,还是产业完整性、城市影响力,杭州还远不可和深圳相提并论。但也不能否认,杭州在某些方面,有一些深圳的影子,乃至“神似”。

科创产业、年轻人涌入、亚运会带来的大基建助推城市配套上台阶……有深圳这样的标杆城市在前,杭州在某些方面给了人们十足的想象空间。

在杭州尚未成为下一个“深圳”之前,起码,人们已经把这种期待投射到了楼市。

渔夫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社交链接

发表评论

Search and you'll know.

搜索一下, 你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