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可以自定义的欢迎文字!

搜索

我在交友软件上,“炸死”了一位男性用户

女性能评价男性,男性不能评价女性,这样会实现某种平等吗?

很多人下载“橙”App,都是因为“女性可以给不喜欢的男性丢炸弹,被炸太多次的男性会在平台上死掉”。

因为这一枚炸弹的存在,平台上的善男信女之间仿佛产生了一种明确的张力。

在性别议题被不断讨论的今天,这种张力显得更强了。

1.“炸血条”

周逸出现在“橙”上的理由具有一定游戏性:“我想看看自己能活几天。”

结果是他不但一路顺风顺水活了下来,而且血量一路飙涨到999+(计数的上限)。

他的照片不多,就两张,照片里他笑到眯起眼睛,很讨人喜欢的样子。简介也写得简单,“言多必失嘛”,他这样解释。

作为交友软件的深度用户,他生活中绝大多数的朋友都来自各式各样的软件。每天二十个女生的推送,他差不多能匹配到一半。根据对方的简介、照片或资料寻找话题展开对话,对他来说,轻车熟路。

有次匹配到一个女生,他翻阅了对方的照片,猜测她应该是很爱穿白衬衫,于是说:“你穿白衬衫可真好看啊。”

这个赞美在交友软件上显得很“走心”,他们接下来聊得非常愉快。

他说自己是很简单的人,并不善于输出,但是有愿意倾听的优点,并且会在聊天时确认自己有没有冒犯到别人。

“有次和一个女生聊天,我想讲一个稍微有些成人的笑话,就事先征询了她的同意。”得到女生同意之后,他讲了那个笑话,女生态度愉快地回了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是在以前,我可能不会问她的意见就直接讲了。”

变化既来自于这些年的成长,也是因为性别议题的讨论度越来越高。他去年认识了一位对他来说很重要的新朋友,是很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她非常聪明,会经常跟我讲自己对于性别结构的思考,有种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感觉。”

“我还算是比较自省的人,和她聊得多了,也会想,自己要怎么样从女生的角度考虑得更多一些。”

要说生命值飙升的原因,他推测下来可能也仅此而已。

在一个网友的群里,有男生会炫耀自己的血条,周逸看到别人不如自己,内心多少会觉得虚荣心被满足,但他不会搭腔。

这种微妙的心态对于“橙”的团队来讲,算是意料之中。“橙”的运营jojo说,他们为此特意设置了血条的满分上限,就是为了“防止海王刷分”。

“橙”的团队来自于中文社区即刻,即刻COO林航在做客播客“随机波动”时表示,“橙”希望能够将女性从交友软件上总是被凝视的状态里解放出来。他说,并不担心“橙”的“炸血条”会吓退男性用户。一来他们总有足够的自信,二来,“橙”的工作人员内测的时候,已经迫不及待在办公室互相比起血量来——男性的胜负欲是一种强烈的推动力,把他们一批批带到这个平台上来。

Matt也是一位接近满分的男性玩家。他的自我介绍是“除了看书买书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书呆子”;照片里,他清瘦、文弱,戴一副眼镜,基本只有两种状态:刚跑完步满脸是汗,或是捧着本大部头在看。

Matt的血条

他曾出于好奇观望过其他男性的页面,对于那些名表豪车、游艇潜水、肌肉半裸的样子感到既抗拒,又多少有些不自信。在“橙”上面的超高匹配率,连他自己都没有想明白。

他开启对话的第一句话总是:最近看了什么好书,互相安利一下吧?

这样书生气的开头并不总能得到积极的回应,有时候对方一句“我不读书”,就能把他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的困扰在于,在交友软件上匹配到新人之后,好像就有了交谈和建立关系的义务。然而,在一些匹配的时刻,关系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对于男性用户来说,除了被“丢炸弹”会掉血,被“喜欢”也会加血,女生还可以给聊得不错的男生送个“血包”加血。可以说,在每个阶段,男生都有成为高分用户的机会。

在“橙”上,我询问匹配到的每个男生的血量(仅男生自己可见),每个人的自我评价相差甚远。有人告诉我“血还很厚,已经200+了”,也有人犹疑地表示“600+的话,不太清楚算不算多?”

他们都对这个分数表现出了在意,这些男性被审视和评价,评价的标准却在幕后的许多“评委”手中。这无疑带来了一些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

有些男孩为此把自己的简介改了又改,像迟疑着交卷的学生。

这是一道没有标准答案的“题”。高分男孩之间看起来如此迥异,有的是标新立异的文艺气质,有的则正经朴素得像是办公室里不苟言笑的男同事。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对了哪件事拿到的高分——人未必足够了解自己,被“喜欢”的点,可能发生在自己都没有意识的地方。

  1. “亲密关系”

那些被炸得血肉模糊的男性有什么共性吗?jojo的答案有点残酷:“说实话,从产品的角度来讲,我们并不关心那些被所有女生一起判负分的用户。”

用户年糕倒是可以从女性的角度给到自己的答案:“我会炸掉那些只有一张照片并且不写简介的人,因为感觉太没有诚意了。”

点燃炸弹的时刻令她感受到了某种权力,但她很少点击那个按钮——“总觉得根据一些简单的信息,这么随意炸一个陌生人有点太不友好。”

让每个女性感到不适的点都不同,林乔会炸掉那些tag自己“颜性恋”的男生。“平台本身的价值观就是反对男性凝视,这种tag却会让我产生一种很强烈的被凝视的感觉。说实话,谁不看脸呢,但在关系里过分强调长相,还是让我蛮不舒服的。”

还有一次她印象深刻的“引爆”,是因为她看到一个男生在简介里写着“女权主义者绕道”。“太冒犯了,给人的感觉就是,既无知,又傲慢,也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款软件上。”

年糕母胎单身了25年,她想脱单,交友圈里却鲜少直男。她对陌生人社交不太有安全感,“橙”的“炸弹”仿佛给了她一个赛博防身武器,于是她第一次尝试着用了交友软件。

这次初体验并没有想象中愉快。她玩了两个月,聊得开心的男生“近乎没有”。除了血条的机制,一切在其他交友软件上常见的用户迷思都在如常发生。“为什么匹配了又不说话”是年糕最大的困惑。

“几乎每个匹配到的男生都毫不主动,我本身是性格活泼的人,大多数时候还愿意主动地去提问、去尬聊,时间久了也觉得没意思。如果你又不想聊天,那你上软件、和人匹配,又是为了什么呢?”

周逸的体验在某种程度上隔空回应了她:“……偶尔也会给看到的每个长得还不错的姑娘都点like,一旦匹配成功,就觉得虚荣心被满足,然后功成身退……我觉得可能挺多男生都会有这样的心态吧?”

女性的态度可能要谨慎得多。林乔算过,在每天二十人的系统推荐里,她能选择“喜欢”的数量至多两三个,有时候一个都没有。至于“喜欢”的标准——“正常就好了”,她说。

她所谓的“正常”包括:简介写得谦逊得体、照片里没有做出奇怪的表情、没有表现出过分直接的目的。

有一次,系统给她推荐了一个男生,看资料是个平和谦虚的人,但外形条件不是特别好,也不是她生活里喜欢的类型,但她还是勾选了“喜欢”。

“如果有女生是看脸炸人的,那可能对他来讲会有些挫败吧,我就想给他加点血,让他在平台上待得更久一点。”

后来他们匹配上了,并没有过多的聊天,但男生给她发了一句“感谢不炸之恩”。

交友软件的机制让人产生某种错觉,无论是“match”还是“橙了”,张灯结彩的页面效果和提示音都让人愉悦,仿佛灵魂伴侣近在眼前。尽管在现实中,这可能什么都不代表。

有时候匹配成功会带来喜悦,接下来的对话又能让人心凉半截。

年糕有一次匹配到一位博士在读学生,她礼貌性地询问对方学的是什么专业,对方志得意满起来,第一句话就是:“又有一个女生被我的博士头衔骗过来了”。

年糕觉得非常扫兴,她不满于对方狂妄的优越感,怼了一句“我觉得你很普通啊”就不愿意再保持对话。这种时候,即使手握“炸弹”,也无法炸掉那些不舒服。

除此之外,年糕更不理解的是,她遇上的男生,即使愿意发展,也只是想找个人立刻结婚的类型。所以他们一旦得知年糕和自己并不在一个城市,马上就表现得兴致缺缺,非常敷衍。

曾经,她匹配到一个自己非常中意的男生,男生聊天过程中也表现得足够礼貌,到最后,却还是以“不能接受异地恋”为由,拒绝和年糕交换联系方式。

年糕觉得有些莫名:“他一开始就知道我和他不在一个城市啊……那和我聊天难道只是为了打发寂寞?”

她想找一个聊得来的人尝试相处,探索有没有发展严肃关系的可能,并且觉得距离等等问题都是可以讨论和解决的。但几个月的使用体验里,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往这个方向去的潜在对象。

她还是没有打算弃用这个平台,即使遇到的体验都不甚良好。她并不为自己对亲密关系的向往感到羞耻:“就像杨笠说的,尽管那些男生好像表现得不尽如人意,我还是很想和他们谈恋爱啊。”

  1. “欲望”

大部分的交友软件上,男女比例都严重失衡,原因有很多,比如女性用户是被污名的,比如男性用户常常会表现出的“捕猎”姿态。

“橙”的初衷,是通过一些功能,来使得软件上的这种不平衡关系得到一些改善。可具体到个人身上,当彼此的诉求不匹配时,有些矛盾又注定难以调和。

Matt提到自己在交友软件上经常见到女生注明“不约真的不约”或是“请不要给我发X照”,“你可以想象到,她们平时遇到了多少这样的骚扰”。“我自己没有体会,不过有女性朋友告诉我,很多看上去很有素质的男生,搭讪女生第一句就是你的胸部/身材很美。真的让人觉得没什么意思。”

他不能理解那些男生的心态,但这种目的明确的人在交友软件上比比皆是。

林乔的反馈是,自从她在简介里写明了“不约炮”,被“喜欢”的概率骤降。

欲望并不会在这个“女性友好”的软件上退场,可能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

凯文从高中就开始玩交友软件,会右滑每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诉求也很直白:“主要还是为了想找人睡觉吧……而且我们会觉得,你(女生)都玩儿软件了,不也是为了这个吗?你要找朋友,你线下不能找吗?”

这里的“我们”指的是男性朋友的小圈子,他们会交流自己对于交友软件的使用体会。偶有约到炮的,在圈子里是值得炫耀的事。

凯文今年不过十九岁,在北美留学,资料显示他身材高大、游历各地、爱好是运动和美食,算是在平台上相当受欢迎的类型。

他说,自己在“橙”上面会相对严肃一些,因为有被审视的压力,潜意识里,他也开始觉得,这是一个更加“正经”的平台。

聊天的时候,他不会太急于暗示对方。“对于性,当然也会有期待吧,可能会更加顺其自然一点”。

事实上,他从来没有从交友软件上约到过炮,在“橙”上没有,在其他交友软件上也没有。

我问他,既然你觉得女生都是为了性才上的交友软件,会不会觉得她们拒绝你还挺奇怪的?

凯文说,是挺奇怪的。

周逸一度在各类软件上发展过各种各样的关系,身体上的,精神上的。他一直难以释怀自己曾经对一个软件朋友造成了伤害。

那个女孩和他相识于软件,发生过几次关系,他难免在心理上轻慢起来。某次,他很不客气地问女生,要不要再出来过夜?

女生非常愤怒,因为“感觉不到任何尊重”,随后删除了他。也是在事后的成长与反思中,他才逐渐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不对的事儿。

对于男性用户来说,即使是被炸过、掉过血,不代表他们真的能够重新审视自己的言行,或是做出什么改变。

“我们作为一个平台,可能很难解决一些男生在此之前所受教育的问题。”jojo说。那个教育里,包括无意识地厌女、物化女性、丛林法则,对于亲密关系的误解和轻视。一个软件能做的努力相当有限。

“我们能做的,就只是把那一部分让人体验很差的用户筛选掉。可能时间久了,女生遇到相对合适的男生的概率,也会大一些吧。”jojo这么认为。

周逸用到“橙”的时候,已经从过去那种目的性很强的状态里走出。“用了这么多软件以后,对建立关系的套路也很熟悉了,也会觉得空虚。我现在会更期待一些套路以外的关系……但说实话,可能所有交友软件都差不多。毕竟人总还是那样子的人,人和人的关系,也总是建立在差不多的人类之间。”

标签
交友软件
BitTheme

原来那天的月光,轻轻的印在你的脸庞,和我的心上。最后都变成我的忧伤。
社交链接

发表评论

Search and you'll know.

搜索一下, 你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