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可以自定义的欢迎文字!

搜索

被马斯克一夜引爆的Clubhouse,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求一个邀请码。”昨晚,突然微信突然被这样的朋友圈刷屏。 不久之后,就是各式各样的个人资料页面截图,求关注,求互粉。

如果同一时间,打开Twitter也能发现大量类似的“求邀请”的推文。

上一次这样的“加我”还是出现在微信差点被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关停的那一夜,人们纷纷贴出自己的Telegram账号,以防失联。

但如今,这些微信状态从Twitter横跨朋友圈,从美国热到中国,都是为了参与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狂欢:到在线音频聊天软件Clubhouse上听伊隆马斯克聊天,聊火星计划、比特币未来、儿童教育、脑机接口。

没错,那个特斯拉红短裤的头像,就是马斯克本人。

因为马斯克在Twitter上预告了自己将会加入进行在线分享,昨晚,整个Clubhouse变成了一个狂欢趴体,这也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大家纷纷在求一个邀请码,以登上Clubhouse这个目前仅限邀请的在线音频聊天平台,获得一个和马斯克在线亲密接触的机会。(关于Clubhouse这个产品的具体介绍,可以看硅星人此前的文章)

人们疯了一样想要挤进去被限制5000人人数的聊天室,和马斯克“对话”,听马斯克“扯天儿“。

一时间,朋友圈里都是大家在一个虚拟房间里聆听首富分享成功、预测未来的截图。成功挤进房间的人忙着截屏,没有挤进去的人着急地问,“怎么样,现在讲啥了?”

由于直播房间限制,一些马斯克的粉丝和币圈忠粉将直播内容同步分享到了YouTube和Facebook上。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在Clubhouse上,疯狂点击人数已满的房间,希望能够在有人退出的瞬间补位。

虽然Clubhouse已经在过去一年吸引了大量的用户,但昨晚马斯克的聊天过后,它才算正式出圈,让每一个人都知道了它,都想拥有它。 甚至一时间,一个身处科技圈的人能否获得一个邀请码成了人缘好坏的衡量标准。

更有趣的是,如果在Twitter搜索Clubhouse,会弹出大量的例如“10美金3个邀请码”这样的黄牛广告。很快这些邀请码就会被哄抢一空。过一会儿,价格就攀升到10美金一个邀请码,然后再被哄抢一空。

找不到邀请码的人转而投入到eBay的怀抱,却发现这里的邀请码不光一码难求,而且价格让人瞠目结舌。

邀请码价格一般在几十美金到100美金一个,甚至看到一个被竞价到125美金的邀请码。

瞬间,半个美国的黄牛都做起了Clubhouse的邀请码生意。

一位网友甚至表示,这是第一次在Clubhouse上看到房间满员。

甚至一些人抱怨,要等很久,才能进房间。尽管除了三四个能和马斯克对话的大佬外,其他人也只能旁听,和看YouTube直播并没有实质上的差别,但这种和马斯克本人待在同一个限员的虚拟房间的“尊贵感”,还是让人挤爆了头。

马斯克都聊啥了?

对于这款产品来说,可能没有比马斯克更合适的将它引爆的“代言人”了——不会有任何一个科技圈大佬像近两年的马斯克一样热衷于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随时发表自己的看法。

在过去一周的GME大战中,马斯克在自己的Twitter上就发了一个词“Gamestonk”就瞬间为GME大战中的WallStreetBet吸引了一大波注意力和信仰粉,甚至直接将股价带上了更高的台阶。 战役快要结束的时候,马斯克发了个狗头,就让Dogecoin狗狗币价值翻了N倍。

这不禁营造了一种奇妙的幻觉——关注马斯克,成了当代年轻人的财富密码。

在这种前提下,Clubhouse里马斯克的这次出现突然引发现象级关注,也就不难理解了。那在这个引起轰动的对话里,马斯克都说了些什么?

讨论刚开始,话题就放在了火星计划上。马斯克坦言自己的孩子们对上火星这件事儿并没有任何兴趣。

在被问到火星上是否有其他生命存在的时候,马斯克表示还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甚至开玩笑表示如果有外星人,他们的科技能力大概就是iPhone 6级别的。

相对比过往,他一遍一遍不断描绘美好的火星生活蓝图,昨晚他表示最先第一批登陆火星的人也许并不会过得特别好——先驱的生活是艰难的。但他也说,人们有望将在五年半登陆火星。

此外,另外一个热点话题是比特币,“我应该在8年前就开始投资比特币。“他表示,自己实际上错过了比特币市场的野蛮增长期。

据他介绍,他虽然入场晚了,但目前是比特币的支持者,以及对其他虚拟货币并没有太多想法。他同时开玩笑表示,如果狗狗币成为地球通用货币,将会有一个非常欢乐的结果。

在整个聊天过程的最后,马斯克充当了一把记者身份,邀请Robinhood的CEO Vlad进入了聊天室。

“人们需要一个答案,因为他们想要一个真相。“马斯克这样说道。

Vlad表示在Gamestop股价疯狂飙升的情况下,他们别无选择,并表示自己要遵守美国证券清算公司NSCC的最低7亿存款要求。之所以只能卖出不能买入,是因为“我们必须完全遵守监管机构要求。”

当马斯克追问是否因为来自citadel securities的压力所以禁止买入时,Vlad表示“这就有点过于阴谋论了”。

很多网友表示,虽然马斯克问的问题相当尖锐,但整体听下来,倒像是Robinhood洗白现场。

不过,可以亲耳听到马斯克大聊特聊脑机接口、登陆火星这些前沿话题,很多人还是非常激动。

Clubhouse究竟是什么?

说回产品本身。

Clubhouse 是一款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软件。

在Twitter上,有人说它是“一个人们真正能听进去的电话会议“,有人定义它为”直播的播客节目“,总之,昨晚初尝鲜的网友也在尝试用各种方式定义它。

目前这款产品仍然处于测试邀请阶段。想要注册这款产品必须有其他用户发送的邀请码。而每一位注册用户都只能为两位朋友提供邀请码。这种邀请机制使得拥有一个Clubhouse账号变成了稀缺资源。

同样的,房间里的聊天内容同样稀缺。每个在线聊天的房间不能超过上限5000人,同时内容听后即焚,这也就意味着只能有5000个人和房间里的大佬“聊天”,听到他们的高谈阔论。

于是,这就让用户产生了一种害怕错过的心态,反而更加希望穷尽办法加入到直播讨论中。

成功注册后的用户可以在 app 里加入其他人的房间收听实时语音对话,也可以创建自己的房间。这些房间可以是完全公开的,也可以是半公开,或纯封闭房间。如果不是嘉宾身份的话,用户也可以点击举手按钮,等待主持人允许讲话。

Clubhouse 上的房间,最开始基本都是产品的投资人和早期用户在吹水,并逐渐得到整个硅谷 VC 创业圈的追捧。除了硅谷耳熟能详的投资和创业大佬之外,Clubhouse 的用户还在各种房间里见到过欧普拉、Kevin Hart、Chris Rock、Jared Leto等明星的身影。

根据硅星人一周前的报道,该公司正式宣布完成了B轮融资,由一手孵化它的硅谷顶级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a16z)的合伙人 Andrew Chen 领投。目前这款刚刚创立一年的创业公司的估值很可能已经超过10亿美金,跻身独角兽行列。

标签
Clubhouse
藤原拓海

爱情总是这样,我们带着遗憾和伤痛一路走过,但是当隔着久远的时光再去回望时,却还能会心一笑。
社交链接

发表评论

Search and you'll know.

搜索一下, 你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