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可以自定义的欢迎文字!

搜索

“总有刁民想害郭敬明”

郭敬明怎么也想不通,这些人为什么总和自己过不去。

昨天(1月19日),当网友都忙着吃郑爽的大瓜时,女作家庄羽再度携“庄羽催郭敬明公开收益”词条空降热搜。

庄羽发文公布反剽窃基金进展称,至今据郭敬明先生的经纪人反馈,《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收益核算工作还在进行中,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给出具体数额。庄羽表示,希望郭敬明先生能够尽快向公众公布具体数额,并在基金成立后直接捐入基金账户。

这一切都要从2020年12月31日郭敬明一反常态突然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一事向作家庄羽和公众道歉说起。

原本,2020年郭敬明一直沉浸在《演员请就位2》一系列出圈话题中反复横跳拉热度。

彼时,无论是郭敬明的S卡发放,还是其与李诚儒、尔冬升的唇枪舌剑,都成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不料,却在《我就是演员3》频频喜提热搜后,因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抵制,同于正一起双双陷入窘境中。

12月21日晚,编剧余飞、宋方金在社交平台发布了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其中不乏琼瑶、白一骢、董润年、高群书、赵冬苓等人署名。

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引起了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反感。

“我们都是中国影视行业的从业者,我们呼吁:严厉打击和惩处有抄袭剽窃违法行为的编剧、导演,媒体平台应弘扬时代正气,多宣传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主动拒绝这些有劣迹且不加悔改的创作人,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将他们从公众媒体中驱逐出去。”

此外,文中也提到影视从业者要自尊、自律,尊重知识产权,尊重原创,拒绝抄袭、剽窃、融梗,扎根生活,不忘初心。

14年前,面对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宣判,郭敬明硬气的表示决不道歉;14年后,面对琼瑶等111位影视从业者的联名抵制,郭敬明就会低头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搞清楚为什么这两位风评如此差,还能继续在圈子里玩下去。

首先,郭敬明、于正之流受追捧,是因为作品吗?

《小时代》、《爵迹》系列影片本身被锤的太多了,什么逻辑缺失的剧情、杂糅滥用的类型片元素,此处不再赘述。

但是时至今日,我依旧清晰记得当年观影《小时代2:青木时代》的场景:电影开场20分钟开始有人离场,刷手机的人明显增加,那种煎熬如坐针毡,等放映完一上豆瓣才发现,受害者太多了。

网友不是指责《爵迹》抄袭Fate(フェイト)吗,OK,人家郭导直接高价请Fate的编曲来给《爵迹》配乐,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你看,郭导耗费多年心血,历经重重挑战,就是想喂我们吃一口屎。

这可不是我的偏见,早在2007年王朔便出面炮轰郭敬明:

“我只知道出过一个小偷叫郭敬明。他的行为算什么?对我们来说算入室盗窃。我就不知道法院判他道歉,他为什么不道歉?按说你不道歉,法院可以强制拘你。

盗版都能枪毙,他比盗版更可恶,署名权都侵犯了。是不是应该提议盗窃智慧财产(的行为)应该列入盗窃财产(罪),列入刑罪,否则完全把游戏规则破坏了。”

此后,郭敬明加入中国作协时,著名作家陆天明痛批:

“中国作协不能是小偷的天下,郭敬明抄袭了,如果他愿意改正,那么还可以考虑,但他没有认错,这个小偷的认错态度不好。不能因为他是80后,作品有市场,就将他吸收进来,这是对中国作协的一种侮辱。 ”

即便如此,拉拉扯扯讨伐了十几年,只要粉丝不放弃、资本不抛弃,郭导才不care影视从业者怎么看。

对于粉丝而言,联合声明发出来不一会儿,便有粉丝抵达现场,义愤填庸的叫嚣,“新的谬论出现了:抄袭的抵制抄袭的!”

这些粉丝试图通过揪住111个联名者中《甄嬛传》、《三生三世》、《少年的你》等作品本身也涉嫌抄袭不放,以此来洗白郭、于二人。

再比如网友@丁公子则直接抨击道:

“ 郭敬明、于正等人至少知道市场要什么,而汪海林既不知道市场要什么,又以为自己高高在上,靠诋毁流量明星获得偏激拥笃,这样的人厌恶流量又渴望流量。大家谈论演员,都在说作品立身,那么当大家谈论起一个编剧的时候,也希望不要这么双标,请各位编剧用作品说话。”

Excuse me?

如果他稍微查查资料就会发现,汪海林的《铁齿铜牙纪晓岚》《一起来看流星雨》至少都能拿得出手。

还有粉丝诘问道:“这些自诩正义的人里,就没有投机者了么?我觉得现在国内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创作环境,真正热爱创作的人未必是会愿意趟这趟浑水的,成功了,也不过是新的投机者上位。”

这些“成功嫉妒论”的人,只认“成王败寇”,认定只要成功了就会人人称羡。

所以,他们首先需要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完美抵制者,其次才会诡辩我家爱豆不会错。即便爱豆犯错误,也希望通过“大环境不行”、“五十步笑百步”等论调把水搅浑。

这也难怪郭导粉丝的诛心论大行其道,将“琼瑶等111位影视从业者抵制郭敬明、于正” 翻译成 “郭敬明、于正抢了111位同行的饭碗”都能有市场。

对于平台而言,即便郭敬明、于正遭尽唾弃,但喧嚣背后的流量新高反而会让平台不惜重金返聘两人,因为赚钱和艺人名节在平台眼里一直互不干扰,资本要的只是流量和回报。

毕竟这年头,谁掌控了流量和话题谁就能赚得盆满钵满,没有多少人会在意流量是“红”是“黑”,大家骂的越狠,导演组笑的越开心,连热搜的费用都省了。

网络作家跳舞在知乎写道:曾在微信群里看到有作家打听谁的作品用了鹿晗,因为觉得这么高的流量,一上映岂不是火定了。结果,江南非常嘚瑟地跳出来:“我我我,《上海堡垒》用的鹿晗……哈哈哈。”

本来,江南以为捡着便宜,那时候流量明星抢到就是赚到,赚钱哪有腿脚不快的。结果,“鹿晗+中国科幻”圈钱的想法没实现,《上海堡垒》反而成为大烂片时代的守墓人。

至于那些打着反对郭敬明、于正影视作品旗号的社交账号,不过是变相蹭热度,给他做负面营销罢了。因为你只要稍微往前翻翻,就能从此前一些信息中看到端倪。

三表对此亦撰文称,一部分编剧拥有道德自觉是远远不够的,产业链下游的抗争无法决定整个产业生态的走向。而且这111位反对者对于给他们提供舞台的机构方只提出了批评,并没有做出切割,空有态度却缺乏行动。“111位反对者,敢不敢说出拒绝与xx视频、浙x卫视合作?”

另外,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国内编剧、作家在整个影视行业的生产链条上话语权有限,不仅创作受制于导演、制片方、投资方、市场,而且导演改戏、演员改词、投资方塞人更是司空见惯,影视圈只要导演群体、资方、平台方不趟这个浑水,只有编剧穷横,掀不起浪花来。

至于郭导看到这封联合信的场景,或许正如网友@三文调侃的那样:“看完这份声明,郭敬明横躺在汤臣一品豪宅里轻声GUCCI,眼泪PRADA、PRADA的往下Dior。GUCCI过后伸了个懒腰,轻启朱唇说道: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而在此后很长时间里,郭敬明会继续以独立导演的形象,面对观众和平台。

标签
郭敬明
藤原拓海

爱情总是这样,我们带着遗憾和伤痛一路走过,但是当隔着久远的时光再去回望时,却还能会心一笑。
社交链接

发表评论

Search and you'll know.

搜索一下, 你就知道。